• <tbody id="7o39l"><div id="7o39l"></div></tbody>
    <nobr id="7o39l"></nobr>

  • <track id="7o39l"><div id="7o39l"></div></track>

  • <bdo id="7o39l"></bdo>

        1. <track id="7o39l"><div id="7o39l"></div></track>
          <track id="7o39l"><div id="7o39l"></div></track>
          
          

          <menuitem id="7o39l"><dfn id="7o39l"></dfn></menuitem>
          <track id="7o39l"></track>
            重磅!正式交易!脫碳科技成新寵,資本相中了這些公司...
            來源:新財富雜志作者:程靜2024-01-22 19:59
            (原標題:重磅!正式交易!脫碳科技成新寵,資本相中了這些公司... | 原創)

            今天,全國溫室氣體自愿減排交易市場正式交易,標志著CCER交易存量時代的終結。

            2021年以來,全球脫碳科技企業融資加速,在中國,已有眾多企業進入碳排放量的核算、監測到碳資產的交易與開發環節,5家企業在新三板掛牌。

            新財富統計的26家已獲融資的國內初創公司,融資金額最高的超過1億元,投資方包括高瓴、紅杉、經緯、元禾原點等知名機構。雖然這些企業的商業模式日益成型,但仍面臨業務拓展慢、盈利水平低等問題。

            來源:新財富雜志(ID:xcfplus)

            作者:程靜

            “雙碳”政策發布以來,企業減排壓力不斷提升。助力企業達標的脫碳科技,由此成為新興賽道,不僅碳捕集、利用與封存(CCUS)領域的創業機遇浮現,碳核算、碳資產管理、碳交易等業務環節,也吸引了大量企業躬身入局。

            01、脫碳科技成資本新寵,5家公司已掛牌新三板

            脫碳科技企業的業務,可以分解為三類:一與碳排放核算相關,包括組織碳核算、產品碳足跡量化、供應鏈碳排放計算、碳目標及路徑制定、碳相關信息披露等;二與碳管理系統相關,如搭建實時碳排放監控、碳SaaS平臺及相關能源管理系統;三是碳資產管理,包括碳資產開發、交易。

            新財富盤點發現,國內有融資經歷的脫碳科技公司已達31家,其中,能夠提供第一、二、三類服務的公司分別為19家、18家、18家,有12家可以覆蓋全部三類服務(表1)。

            31家公司中,有5家已在新三板掛牌,上市時間集中在2016-2017年。其中,綠巖生態、埃文低碳2022年營業收入超過1億元,歸屬母公司凈利潤超過1500萬元。不過,2022年,這5家公司營收均未實現正增長,且Wind參考總市值都較低,截至2023年11月30日,最高的天德泰市值為23.73億元,低于新三板上市公司31.14億元的均值。這應與過去碳價低迷、2017年碳自愿減排市場暫停、碳資產項目開發周期較長等有密切關系。

            國內首家掛牌新三板的碳資產管理公司漢能碳,已于2023年退市,原因也在于連續三年期末凈資產均為負值。此外,碳清單碳核查龍頭超騰能源、從事減排項目開發的卡本新能分別于2020年、2021年從新三板摘牌。

            其他26家初創公司的創始人大都畢業于國內外名校,包括牛津大學、哈佛大學、哥倫比亞大學、清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等。

            從個人經歷看,畢業后從事碳圈相關工作,然后創業者居多。比如,晏路輝于牛津大學計算機碩士畢業后,在英國頭部碳管理公司(Best Foot Forward)任職,回國后創辦了碳阻跡,提供碳排放管理軟件和咨詢解決方案。

            黃瑞杰從哈佛大學計算機與統計學專業本科畢業后,就職于字節跳動和麥肯錫,從事數字化轉型服務,而后創辦始祖綠色工廠。據稱,其打造的工廠GMS綠色管理系統,通過智能硬件傳感器,幫助企業實時收集設備運行數據,即時監測產品、產線、訂單的碳足跡,并通過算法優化工藝,輔助生產決策。

            沈奕竹碩士畢業于哥倫比亞大學建造工程管理專業,后曾任職于聯想,擔任全球可持續發展及碳減排戰略團隊亞太負責人,并參與多個低碳綜合體設計開發項目。其創辦的續翼建筑科技,立足于服務建筑、地產產業鏈企業。

            近年,不少高校教授創業,實現科研成果的產業化落地。脫碳科技領域,也不乏類似案例。

            博依特的創始人李繼庚,曾任職于華南理工大學。此前從事過程工業建模與大數據算法研究的他,開發了流程型行業專用的工業互聯網平臺。東方低碳的創始人龍勝平,為華東師范大學東方房地產學院教授,其打造的節能減排平臺,則聚焦建筑工業。

            此外,一些聯合創始人還是連續創業者。比如,碳衡科技的聯合創始人李磊,是餓了么創始團隊成員之一,曾擔任研發總監一職,這家公司另一位聯合創始人黃彥翔曾表示,碳衡科技為企業提供數字化解決方案服務的技術基礎,源自餓了么技術團隊;曉數綠景的創始人宋永俊,也曾創辦商用服務機器人公司、AI應用公司。

            目前,26家初創公司的融資輪次整體尚早,8家已獲得種子輪、天使輪融資,包括觀碳智能、碳衡科技、曉數綠景等;完成Pre-A輪及A輪融資的公司分別有4家、6家;融資輪次最多的超騰能源,退市后又完成了B+輪融資。

            從最新融資時間看,11家集中在2022年進行,2021、2023年分別有5家、6家。融資金額在數百萬元至1.1億元之間。

            從投資方看,高瓴、紅杉、經緯、元禾原點等知名機構均在其列,如碳阻跡同時獲得高瓴、紅杉、經緯3家機構青睞,高瓴聯合其他機構投資了浙達能源,元禾原點投資了碳衡科技,始祖綠色工廠獲得奇績創壇的投資,中金資本曾投資擎天工業互聯網,碳衡科技的種子輪投資方為餓了么聯合創始人汪淵。此外,觀碳智能獲得海納亞洲創投基金數百萬美元級的天使輪融資,字節跳動、鄉村基、閃送、喜馬拉雅均是這一基金曾經的投資對象。

            另外,碳資產的金融屬性也吸引了金融科技公司,比如,螞蟻集團全資子公司——上海云玚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投資了提供碳數據盤查和碳足跡云計算系統服務的易碳數科,紅杉也曾投資易碳數科。

            從31家公司的總部所在地看,11家公司來自上海,占比為40%,其次是北京,有9家,此外,廣東有5家,浙江、江蘇各2家,安徽、山西分別有1家。

            這些公司中,最早創辦的是2002年成立的金諾碳投。2011年開始,相關業務公司數量快速增長,2021年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上線,當年成立的公司有5家。這31家公司都成立于2022年之前,之后成立的初創企業尚難查到融資記錄。

            02、全球融資加速,需求日趨旺盛

            中國脫碳科技初創公司的崛起背后,是全球這一賽道融資加速,碳核算、碳SaaS平臺、碳資產管理領域的10家全球領先企業,融資額幾乎全部過億(表2)。

            其中,最新案例為德國公司Plan A,其于2023年9月獲得A+輪融資。本輪融資由美國風投公司Lightspeed領投,德意志銀行和法國巴黎銀行旗下風投部門均參投,軟銀在其A輪融資中還作為戰略投資者加入。這家公司官網顯示,企業可以通過其碳SaaS平臺,測量與檢測范圍一、二、三的碳足跡,制定碳排放目標與路徑并自動生成ESG報告。

            融資額最高的,是美國公司Project Canary于2022年2月完成的1.1億美元B輪融資。該公司的碳SaaS平臺可以提供環境評估和監測,幫助企業衡量和改進其運營及排放狀況。

            有研究顯示,全球溫室氣體排放中的14.5%來自畜牧業,可以看到,10家公司中,有2家專注農業碳匯與碳排放,即美國的Regrow和丹麥的Agreena,前者的碳SaaS平臺的農業監測系統,可根據農作物類型,借助無人機或衛星高光譜攝像機拍攝的圖像,評估農作物生長狀況,如判斷是否缺乏營養、水分是否充足等;后者已是全球最大的農業碳匯平臺。

            此外,美國NCX公司創辦的森林碳匯交易所,成立第一年就吸引了全美2470個土地所有者,他們掌握的土地總面積達430萬英畝,微軟也是其客戶之一。

            對比業務模式來看,相較國內企業的鏈條“通吃”模式,國外企業更加聚焦且細化,單就碳資產管理業務已衍生出不同種類的碳匯交易平臺,以及碳補償項目評價機構。這或與當地相關需求更為旺盛有關。

            另外,氣候風險預測領域也已涌現眾多公司,如美國的ClimateAi,其開發的平臺借助AI技術、深度學習及多來源的數據點,為企業生成可操作的氣候數據,曾被《時代》雜志評為可持續發展類年度最佳發明。

            那么,這些公司憑什么可以吸引動輒過億的資金?隨著碳中和進度條前移,這些獲得資本青睞的公司,又是如何參與碳市場,幫助全球企業和各種組織實現脫碳的?

            我們可以從企業內部的碳核算及動態監測平臺、外部的交易市場兩個角度,觀察它們的業務邏輯。

            03、碳足跡核算與動態監測:從內部助力企業脫碳

            據科學碳目標倡議組織(SBTi)官網信息,全球已至少有6000家企業設置了減碳目標。那么,這些目標根據什么設置,又如何判斷其是否達標?

            這一切,都建立在碳核算的基礎上。其過程,簡而言之,就是先算出企業目前的排放情況,然后進行減排成本預算、實施減排措施,同時,通過碳排放檢測系統,觀察其排放情況是否改善,并實時進行調整。

            脫碳科技公司在這一過程中,可以幫助減排企業進行內部碳核算與管理。

            碳核算:打造碳中和標簽的第一步

            2023年9月13日,蘋果秋季新品發布會,iPhone 15如約而至。當外界都在討論新一代手機的性能與外表時,一家研究中心發布了名為《蘋果產品碳中和疑云》的報告,質疑其碳中和產品的真實性。

            該報告稱,蘋果表示Apple Watch生產過程使用100%清潔電力,而其大量上游供應商并未對外公布可再生能源、綠色電力使用比例及溫室氣體排放情況,且部分公開相關數據的供應商的碳排放量不降反增,對此,蘋果卻以技術性理由為由,本年度不要求供應商強制披露相關數據。另一方面,鑒于其新一代iPhone15 Pro碳足跡高于上一代,該中心質疑蘋果通過綠色電力掐尖(Cherry Picking,將清潔電力指標及資源集中到一個產品上),實現小眾產品的碳中和。

            盡管其質疑是否有理有據,尚待論證,但這一事件折射出,供應鏈的碳排放管理已成為巨頭的痛點,受到關注。

            同時,一些地區也開始打造“綠色壁壘”。2023年10月,歐盟針對進口產品的碳排放推出的邊境調節機制(CBAM,又稱“碳關稅”)進入過渡期,首批納入的包括水泥、鋼鐵、電力、氫、化肥、鋁等在內的6個行業,向歐盟出口的生產商需要上報產品碳密度;歐盟《新電池法》要求,出口至歐盟的電動汽車電池、輕型交通工具和工業電池自2024年7月起開始申報碳足跡,2025年之后將要求碳足跡性能等級。盡管這一新規大大提高貿易成本,引發了印度在內的國家指責,但其試行已成定局。2023年12月,英國也表示將從2027年起對部分產品征收碳進口稅。

            公眾關注度的提升,披露要求的提高,無一不對碳相關數據的質量提出更高要求。并且,越來越多的企業、組織、活動也在追尋碳中和的標簽。

            那么,碳排放怎么核算?企業的哪些活動需要進行計算?

            首先,需要區分碳排放、碳足跡兩個概念。前者相對好理解,指某一特定活動或某一過程釋放到大氣中的碳氧化物的量,而碳足跡代表個人、組織或產品在其生命周期內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不僅其范圍更全面,通過識別碳足跡,也更容易指導減排行動。

            碳核算,算的正是碳足跡。

            對于一家企業而言,其溫室氣體足跡來源于三大范圍:范圍一為公司擁有或控制的源頭產生的直接排放;范圍二為公司購買電、暖氣等產生的間接排放,于普通公司而言,外購電力是這一范圍的最大排放源;范圍三包含了公司上下游活動產生的間接排放,是企業碳排放總量中占比最高,也最難識別與篩查的一部分(表3)。

            碳核算通常有三種方法,排放因子法、質量平衡法和實測法。其中,排放因子法使用范圍最廣。例如,公司車輛的一次交通出行、購買電力、一次投資活動產生的排放量等,都可以通過碳排放因子乘以其活動數據來衡量。

            在此基礎上,基于生命周期評價方法(LCA),可以計算出產品和服務在整個生產周期的碳足跡,包含了從原材料收集、生產加工、運輸、消費及最終廢棄物處置的完整過程。

            然而,各個公司行業不同,提供的產品和服務以及進行的生產活動天壤之別,因此,能否找到合適的排放因子數據,算得更準,成為碳盤查服務商的核心競爭力。

            過去,國內企業計算碳足跡時,通常采用國外的生命周期評價數據庫,如Ecoinvent、歐洲生命周期文獻數據庫(ELCD)、德國GaBi數據庫、美國NREL-USLCI數據庫。不過,這些數據庫主要針對國外企業,其計量準則、標準、數據與國內應用場景存在差異,影響計算結果的準確度。

            此外,由于碳核算過程要運用大量的企業經營數據,存在數據安全隱患,因此,國內脫碳科技企業通常會建立自身的排放因子模型庫、數據庫及場景庫,以適應企業所需。

            以上31家企業,19家可以提供碳核算服務。這些企業通常會結合國外數據庫以及國內客戶數據,打造自身碳排放因子數據庫,如碳阻跡、碳衡科技、觀碳智能、易碳數科、埃文低碳均建立了碳排放因子數據庫,碳阻跡已積累了超過15萬個碳排放因子數據,涵蓋超過200個國家和地區的公開數據,且顯示因子發布年份、機構、國家,具有開源特點。

            部分企業則利用國外公司開發的軟件輔助企業計算,如超騰能源使用荷蘭公司PRé Sustainability開發的LCA工具SimaPro 9軟件。

            實時監測系統:生產活動的航向標

            碳核算是計算企業一定時期內的碳足跡總量,領先的碳核算服務公司通常會建立一套實時監控、自動采集數據的碳管理系統,幫助企業進行核算。

            比如,碳阻跡的一站式SaaS碳管理平臺“碳云Ccloud”,易碳數科的碳足跡云計算系統“積木LCA云”,埃文低碳的碳排放智能監測與管控平臺,碳中寶、碳衡科技的SaaS管理系統,金諾碳投的碳應用服務系統“零碳云平臺”,擎天工業互聯網的一站式碳資產SaaS管理平臺,續翼建筑科技的碳減排SaaS解決方案“C-TREES碳引擎”等,均屬此類。

            在這一領域,頭部企業的客戶量已以千為單位。公開資料顯示,擎天工業互聯網的SaaS解決方案已服務6000余家企業;超騰能源助4000余家企業完成碳核查;碳阻跡為超過1200家企業提供碳管理解決方案;綠石碳為上千家企業、上百個地市提供碳核算、碳排放管理等服務;易碳數科的積木LCA云客戶超過1000家(表4)。

            購買相關服務的企業,則包括海螺水泥(600585)、中海油(600938)、首鋼股份(000959)等,覆蓋了電力、有色金屬、石化、鋼鐵、水泥等重點排放行業的頭部企業,尤其是已對外公布碳中和目標的企業,此外,地方政府、社會機構、社會組織舉辦的零碳活動也在其中。

            除了實時計算和監控,大部分管理平臺還具備預測未來碳排放量、分析企業減排空間和成本、培訓、輔助完成氣候相關披露生成報告如ESG報告與碳排放報告等功能。

            其中,碳阻跡可以輔助企業進行全球環境信息披露平臺(CDP)相關信息填報與披露;易碳數科的積木LCA云可結合歐盟CBAM規則,幫助企業預測納入產品碳關稅;碳中寶的園區SaaS管理系統還包含了能源管理模塊,其還與香港新世界發展集團旗下購物中心搭建了C端個人碳足跡平臺。

            碳衡科技還聯合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發布了中國機電行業雙碳信息披露平臺,企業可通過這一平臺,展示其各種型號產品的碳足跡,同時提供認證機構、核算周期等關鍵信息。目前,已有數十家企業在此平臺展示上百種產品的碳足跡,如晶科能源的單晶光伏組件、通威太陽能的單晶太陽能電池片、天合光能的單晶光伏組件、寧波奧克斯的各類計量箱及變壓器等。

            新財富發現,眾多企業還在此基礎上,提供綜合節能改造、AI能源資產管理、能源數字化服務。其中,浙達能源提供的能源和節能降碳數智化服務已覆蓋數千家企業;極熵科技的工業互聯網解決方案累計服務超過1000個客戶;博依特已服務600余家流程型制造業企業;碳索能源的合同能源管理項目、極熵科技服務智慧能效優化與管理項目均超過100個。此外,東方低碳、碳紀智能、始祖綠色工廠等也覆蓋相關服務。

            如此來看,碳核算及碳管理平臺相關市場的成熟度高,容量大,商業模式已較為成熟。不過,由于核算過程復雜,且排放因子和核算方法的選擇具有主觀性,因此,誤差也難以避免,標準缺失、監管不嚴、人為操作空間較大等問題,還容易導致數據造假。

            2022年初,生態環境部曾對碳排放報告質量開展專項監督,并曝光了中碳能投、中創碳投、青島希諾、遼寧東煤等公司報告相關數據弄虛作假等問題。對此,中創碳投表示,排控企業提供的是碳排放檢測報告復印件,同時做出了真實性聲明,所以未能識別報告造假。其申請行政復議,但最終被駁回。

            中創碳投是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據36氪信息,其2021年就已為8個省和數十個城市進行碳達峰規劃,客戶的碳排放總量共計10億噸左右,在業內屬于排頭兵。頭部公司尚且出現以上問題,也側面反映出數據質量不佳是行業通病。

            2023年10月,生態環境部在例行發布會上,針對碳排放數據質量管理,再次表明“零容忍”態度,且將從完善法規制度、簡歷三級聯審機制、強化監督、提升數據質量管理技術手段四個方面加強監管。此外,當年11月,國家發改委與其他部門聯合印發《關于加快建立產品碳足跡管理體系的意見》,提出到2025年,國家層面出臺50個左右重點產品碳足跡核算規則和標準。

            監管趨嚴之下,如何豐富數據庫與應用場景,保證規范運作與數據安全,加強國際銜接與互認,值得所有碳核查企業重視。

            04、外部交易:兩大碳市場的資管機構

            企業經過核算,如果發現碳足跡超標,那么,可以通過碳資產管理公司,進行碳資產交易,抵消自身的超額排放。

            中國的碳資產交易市場,包括強制減排市場、自愿減排市場兩種。前者交易的是碳排放權,國家給部分高排放企業發放的二氧化碳排放額度,即碳配額(CEA)是交易標的。后者旨在花錢“銷碳”,通過國家驗證的碳減排量,即中國核證自愿減排量(CCER)是主要交易標的。

            在這兩大市場上,如果企業減排措施有效,配額有盈余,可以出售獲得收益;那些減排難度大的企業,則可以通過購買碳配額和CCER,滿足合規要求。

            強制減排市場:配額收緊,刺激碳價上漲

            中國強制減排市場于2012年開啟建設,至今已形成1個全國碳排放權市場和8個碳排放試點市場,試點分別設在上海、北京、廣東、深圳、湖北、重慶、福建、天津。根據各省份經濟基礎及企業發展情況,結合國家和省級碳強度目標,重點排放單位會收到來自全國及所在省份發放的CEA,并在對應的市場進行交易。不過,各市場的交易方式、標的、CEA分配方式與懲罰機制不全相同。

            8個試點市場早在2013-2014年就已開啟,全國碳市場則在2021年7月正式啟動。全國碳市場設定的第一個履約期為正式啟動至2021年底,企業需在此間清繳2019、2020年度的CEA,履約率要達到99.5%。第二個履約期為2023年底,企業需清繳2021、2022年度的CEA。

            數據顯示,相較第一個履約期發放的45億噸碳配額總量,第二個履約期發放的配額總量減少了4-5億噸,這意味著,2225家發電企業和自備電廠的免費排放額度收緊了10%左右。

            配額收緊之下,全國碳排放權市場的碳價也在上行,但仍處于低位(圖1)。

            據統計,2022年全國碳配額交易量達到5088.95萬噸,成交總額為28.14億元,平均價格為55.3元/噸。

            這些數字是什么概念?

            根據路孚特數據,2022年,全球碳市場的碳配額交易量達到125億噸,我國交易量僅占4‰。對比來看,我國發放的碳配額是歐盟的3倍,然而,歐盟的碳交易額卻達到了7514.59億歐元,若以最新匯率計算,我國交易額不及歐盟的10%。

            與低迷交易量并存的,是仍然低迷的價格。2023年11月初,歐盟碳價接近90歐元/噸,而中國碳價僅在70元/噸左右,約為歐盟的1/10。

            碳價一定程度反映的是區域減排成本,碳市場通過碳價,優化減排資源的配置。如果碳價過低,難以激發企業減排動力,但碳價過高,將導致減排成本壓力過大。

            市場供需是影響碳價的主要因素。在第一個履約期,CEA發放較為寬松,是碳價低迷的主要原因之一。在第二個履約期,CEA收緊之后,碳價已有所上升,且在CCER市場重啟之后一度超過了80元/噸,不過,目前又跌回70元/噸左右。

            事實上,全球最早建立的歐盟碳市場,在發展的第一階段(2005-2007年)也曾因配額過剩,出現碳價跌至0的情況,但最新數據顯示,其成立的14年間,重點能耗裝置的排放量已下降35%,企業減排成效逐步顯現。

            歐盟碳市場是如何有效運作的?

            在發展的第二階段(2008-2012年),歐盟采用了免費發放和拍賣結合的形式提供配額,在逐步提高拍賣比例的同時,加強對超額排放的懲罰,如對超額部分實施100歐元/噸的處罰,且次年配額中減去上一年超額量等。

            第三階段(2013-2020年),其擴大了行業覆蓋范圍,且拍賣的份額占總配額的比重達到57%,電力行業的免費配額完全取消。

            目前,歐盟已計劃在2027年之前將碳配額全部進行拍賣,且建立穩定儲備機制,以調節供給,維持市場穩定。

            路孚特數據顯示,在收緊供給、擴大行業覆蓋、加大超額處罰之后,歐盟碳價逐步提升(圖2),且已完全市場化,形成期貨、現貨、衍生品等多層次的市場體系,提供多種融資機會幫助企業進行低碳轉型,其經驗值得中國借鑒。

            自愿減排市場:時隔6年重啟,面臨“漂綠”挑戰

            從交易主體看,強制減排市場為重點排放單位而設,自愿碳市場則將社會各界納入碳中和行動:一方面,重點排放單位可以購買CCER,以彌補CEA缺口;另一方面,其他主體也可以購買CCER,用以抵消自身的排放,達到減碳目標。

            例如,低碳管理的北京冬奧會上,中石油、國家電網、三峽集團等分別向組委會贊助了20萬噸CCER。此外,北京冬奧會還接受了張家口市50萬畝、北京市71萬畝林業碳匯的無償捐贈,共計抵消約110萬噸二氧化碳當量。

            作為強制減排市場的補充,全球自愿碳市場的發展歷史已有20余年,其規模在近3年實現最快增長,2021年底已達到20.05億美元,且根據國際自愿減排市場規?;ぷ鹘M預測,2030年或將增長至數百億美元。

            中國是全球自愿碳市場中最大的供給方,截至2023年8月底,已貢獻了全球約49%的核證減排量。

            我國早在2012年就開始建設自愿減排市場,并于2015年逐漸在9個地區開展CCER交易試點。然而,由于這一市場亂象叢生,導致2017年初市場交易相關事項暫緩受理,2018年存量交易重啟,但并無新增項目備案。

            這一市場暫停有多重原因,一是部分項目被爆存在報告及數據造假問題,如虛報CCER未來的收益等,項目質量堪憂;二是自愿減排交易量小,CCER價格偏低,意味著企業只需少量花銷即可購買到大量的減排量,減排成本難以體現;三是極度的供需不平衡,供遠大于求,2012-2017年暫停前,CCER簽發減排量已接近8000萬噸,簽發如此火爆,而這期間的交易量卻僅有3200萬噸,占簽發量的4成。

            2023年10月19日,生態環境部正式發布《溫室氣體自愿減排交易管理辦法》,標志著CCER市場時隔6年后重啟。

            供需缺口擴大,是這一市場重啟的主要原因。據統計,全國碳市場第一個履約期結束時,約6000萬噸的CCER已被抵消,占已簽發減排量的75%左右,剩余簽發減排量已不足2000萬噸。同時,若以5%為CCER抵消比例上限,且電力、鋼鐵、建材、石化、化工、有色、造紙、航空八大重點排放行業全部納入碳市場,則CCER年需求量將達到4.78億噸(圖3)。

            需求擴大下,CCER市場價格也有所回升。根據復旦大學數據,全國CCER、北上CCER、廣州CCER價格從2011年11月的35-40元/噸,上漲至2023年8月的60-80元/噸左右。

            制度的完善也為CCER市場重啟奠定了基礎。這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CCER方法學由過去的備案制,改為由生態環境部統一發布,首批方法僅選擇相對成熟的4個領域的項目,分別為造林碳匯、并網海上風電、并網光熱發電、紅樹林營造,而在此之前,僅備案的方法學就累計達到200個;二是新增CCER在北京綠色交易所集中統一交易;三是加強了審定與核查機構的監督。

            不過,正因CCER項目只需“氪金”即可抵消排放,購買的主體在這一過程中不需要履行減排義務,因此,碳抵消活動通常被標上“漂綠”的標簽。

            盡管我國早已規定,用于抵消配額的CCER上限不得超過企業CEA的5%,不過,這也只能約束高排放企業,對于其他企業而言,并無CEA一說,甚至可以通過購買CCER,將自身所有排放全部抵消。

            2023年初,英國《衛報》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全球領先的碳抵消項目開發商Verra發布的森林保護項目中,94%的抵消額度是虛幻信用,不代表真正的碳減排,并且對氣候變化并沒有任何好處。

            此消息一出,曾購買其核準的項目的殼牌、易捷航空、古馳、迪士尼等數十家企業和組織被質疑有“漂綠”嫌疑,引發一場碳中和聲明“撤回熱”。隨后,Verra承認其項目存在缺陷,并宣布將在2025年7月淘汰抵消計劃項目,引入新規則,而雀巢、殼牌、索迪斯等公司紛紛將其計劃用于碳抵消的資金轉向其他脫碳減排項目。

            盡管自愿減排市場在磕磕絆絆中蹣跚發展,但其存在,仍可以促進各行業通過綠色技術創新獲得收益。

            那么,第三方碳資產管理機構又是如何在兩大碳市場發揮作用的?

            碳資產管理公司:輔助企業交易、開發碳資產

            2023年9月,深圳一單碳匯經過92輪競價后,以485元/噸的高價成交,刷爆碳圈,成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真實寫照。

            這單碳匯就是深圳福田紅樹林保護區,其起拍價就高達183元/噸,而當月全國碳市場交易平均價格不到80元/噸。

            一片紅樹林為什么這么賺錢,吸引華潤置地、招商蛇口、比亞迪、欣旺達等50余家企業參與競拍,且成交價為市價的6倍?

            碳匯,代表的是從大自然吸收溫室氣體的過程,匯是匯集、固定的意思。碳匯包括森林、海洋、草原、濕地等,主要分為陸地碳匯(綠碳)和海洋碳匯(藍碳),其中,海洋是最大的碳匯庫,但海洋流動導致減排效果測量難度較高,認證困難,因此,目前的CCER項目中,生態系統碳匯以綠碳為主。

            深圳福田紅樹林碳匯就是藍碳生態系統其中之一。該紅樹林是我國唯一處于城市腹地的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區內紅樹植物、珍稀瀕危鳥類眾多,高價源自其稀缺性及較強的固碳能力。

            本次拍賣的標的,為該紅樹林自然保護區在第一監測期內(2010年初至2020年初)產生3.87萬噸碳匯的1/10,以3875噸來算,本次拍賣碳匯價值約為188萬元。

            那么,是否隨便一片紅樹林或森林都可以開發成CCER項目用以出售?從生態環境部公布的4類方法學來看,碳匯項目對原本土地條件有嚴格的要求(表5)。

            此外,CCER項目需要進行基準線分析和額外性論證。以一片紅樹林為例,其自然生長時產生的減排量,就是基準線;如果人為干預之后,可以產生額外的減排量,就滿足了額外性論證。不過,為鼓勵減排,最新公布的方法中,有4種都免予額外性論證,如在內蒙古、甘肅、寧夏、新疆等地的一些干旱和極干旱縣市造林,開發碳匯。

            同時,若以新方法論為基準,則過去大量的減排項目已不符合CCER項目要求,短期內其供應不會太大。

            滿足方法學的CCER項目,在建成之后,還要進行項目備案和減排量備案,才能交易。項目備案,要通過國家審定,并向注冊登記機構申請項目登記,通過評估和審查后,獲得備案。減排量備案,需準備減排量核算報告,進行減排量核證,并提交備案申請,經評估和審查,完成備案。

            一般而言,CCER項目評估、開發、審定等流程復雜,耗時長,因此,輔助項目業主開發的第三方機構越來越多。

            從項目成本看,主要有咨詢、審定、碳核查等費用,其中,核查費用相對較高,這也解釋了為什么大部分碳資產管理公司均由碳核算類企業轉型而來。

            目前,碳資產管理公司的盈利模式,主要有兩類,其一是輔助企業進行碳排放預測和配額管理,若配額充足,則幫助其出售獲利,不足則幫助其購買配額,或購買、開發CCER項目,從中獲取委托管理服務費和交易差價;其二是幫助有減排項目的業主開發、銷售CCER,獲得咨詢、委托管理費用等。

            碳資產管理機構參與CCER項目的開發,商業模式則有三類:純咨詢模式下,其只負責項目咨詢、文件準備,收取服務費;共享模式下,其出資參與開發,成功后從收益中扣除成本,并與項目業主共享收益;買斷模式則由其全權負責項目。

            以金諾碳投為例,其主要接受排控企業的委托,代其進行資產申報和簽發,同時與擁有風電、光伏、林業、濕地等資源方合作開發CCER及國際自愿減排項目,并負責二級市場的包銷(表6)。目前,其已累計完成6000萬噸CCER和CEA交易,交易金額超過30億元。

            聚焦碳交易的天德泰,2022年交易業務營收達到456萬元,占總營收的64%以上,但毛利率僅為14.22%,并不高。

            專注于碳匯項目的千予匯環保,早期主要通過代銷碳匯項目盈利,而后轉為合作開發,目前其已經可以針對客戶所需,主動開發相關項目。

            埃文低碳的主營業務是林業碳匯開發,其會根據開發項目的復雜性、開發投入和開發周期等,與項目業主約定碳資產收益分成。其2022年業績顯示,相關業務毛利率為16.73%。碳匯的開發周期雖然較長,但未來可以持續產生收益。

            此外,碳資產的金融屬性,使其成為新型資產,衍生出碳債券、碳資產抵質押融資、碳資產回購等融資工具,以及碳指數、碳保險、碳基金等碳市場支持工具。寶碳就與中航信托、中融信托聯合設立了信托計劃,與古蓮資本發行了CCER基金。

            整體來看,脫碳科技已成為嶄新的創業賽道,雖然初創企業最新融資額僅在億元左右,但參與者日眾,商業模式正逐步成型。未來,隨著CCER市場重啟及方法學的不斷完善,更多項目將會涌現,為企業提供發展機遇。同時,如何規范運作,避免數據和項目造假,也需企業重視。

            本文所提及的任何資訊和信息,僅為作者個人觀點表達或對于具體事件的陳述,不構成推薦及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承擔據此進行投資所產生的風險及后果。

            責任編輯: 高蕊琦
            聲明:證券時報力求信息真實、準確,文章提及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實質性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下載“證券時報”官方APP,或關注官方微信公眾號,即可隨時了解股市動態,洞察政策信息,把握財富機會。
            網友評論
            登錄后可以發言
            發送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證券時報立場
            暫無評論
            為你推薦
            新財富雜志

            《新財富》雜志于2001年3月創刊,專注資本市場深耕細作,“新財富最佳分析師”“新財富金牌董秘”“新財富500富人”“新財富最佳投顧”“新財富最佳投行”等權威專業評選和《德隆系》《明天帝國》《收割者》等經典研究案例影響深遠。

            新財富雜志社旗下主要新媒體平臺包括:新財富雜志微博、新財富雜志公眾號、新財富雜志視頻號。

            地址:深圳福田區華富街道蓮花一村社區皇崗路5001號深業上城T1棟59樓

            訂閱熱線:0755-83352922
            新聞職業操守舉報電話:0755-83250532
            編輯聯系方式:搜索微信號TesSxr
            時報熱榜
            換一換
              熱點視頻
              換一換
              99久久综合狠狠综合久久Aⅴ|欧美亚洲另类在线一区二区三区|狠狠综合久久久久综合网浪潮|国产一级高清视频免费看

            • <tbody id="7o39l"><div id="7o39l"></div></tbody>
              <nobr id="7o39l"></nobr>

            • <track id="7o39l"><div id="7o39l"></div></track>

            • <bdo id="7o39l"></bdo>

                  1. <track id="7o39l"><div id="7o39l"></div></track>
                    <track id="7o39l"><div id="7o39l"></div></track>
                    
                    

                    <menuitem id="7o39l"><dfn id="7o39l"></dfn></menuitem>
                    <track id="7o39l"></track>